欢迎光临365bet在线网址_365bet开户娱乐_必赢365bet!

实现民族和谐,维护社会稳定

[内容提要] 通过对云南省地域、民族、宗教、非政府组织活动等情况的现状及其对社会稳定的影响进行深入分析,以探讨构建和谐民族关系,强化对非政府组织活动的管理,维护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稳定的有效措施,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和建议。[关 键 词] 现状;影响;社会稳定自美国…


???

[内容提要]? 通过对云南省地域、民族、宗教、非政府组织活动等情况的现状及其对社会稳定的影响进行深入分析,以探讨构建和谐民族关系,强化对非政府组织活动的管理,维护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稳定的有效措施,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和建议。

[关 键 词] ??现状;影响;社会稳定

自美国次贷风波引发全球金融风暴,直至经济危机以来,世界各国都将维护社会稳定作为衡量政府执政能力的重要指标,中国作为世界瞩目的快速发展中国家,政府强有力的调控,使其成为在本次危机中受害较小,恢复较快的国家,而中国丰富的资源、众多的人口、巨大的市场潜力,更使其在国际上具有了更强的影响力,而其日益强大也使国际反华势力进一步加紧了对中国采取各种形式的渗透、演变、颠覆活动。

当今世界,民族和宗教问题一直是影响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重大问题。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苏东剧变、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中东问题等,独联体国家接连发生的“颜色革命”等都与民族宗教问题有关,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共发生的332起比较大的纠纷、冲突和战争,其中因民族原因引发的就有278起,占总数的83. 73%。可见:民族宗教问题作为国际政治斗争中的一个焦点,已成为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因素,处理好民族与宗教问题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稳定的重中之重。

云南作为我国一个偏远落后和亟待发展的边疆多民族省份,边境线较长,民族(包括跨境民族)众多,各民族人口规模、地理分布、宗教传统、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各异, 自然资源条件、经济基础、民族间的交流与融合程度也很不相同。而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体制改革、经济发展的战略与利益分配、人员的流动、文化冲突、社会变迁,民族宗教问题日显突出,且往往民族问题与宗教问题相交织、历史问题与现实问题相交织、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相交织、国际问题与国内问题相交织、物质贫困与精神贫困相交织、优秀的传统文化与落后的生活方式相交织、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相交织。边疆、民族、宗教问题特有的复杂性导致我国民族宗教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则将影响社会稳定,甚至引发社会动荡。民族矛盾一旦被煽动起来,就会造成流血冲突,甚至导致国家分裂。可以说民族宗教问题对中国的整体发展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民族团结和边疆稳定是中国实现和平崛起的最基本条件。本文旨在通过对云南民族宗教问题的分析研究,探讨维护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稳定的有效措施,以提出相应的对策和建议。

一、现状概述

(一) 民族

云南是我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全国有56个民族,云南除汉族外,人口在4000人以上的还聚居着25个民族,全省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近1/3。早在氏族社会时期,云南就生活着“羌、濮、越”三大族群,他们是云南最早的先民,秦汉时期总称为“西南夷”。后经历代的不断迁徙、分化、演变、融合,到了明、清各族的分布和特点才趋于稳定。

彝族主要分布在滇东北、滇中和滇北广大地区;白族主要分布在洱海周围及邻近地区;壮族、苗族主要分布在滇东和滇东南地区;傈僳、怒、独龙、哈尼、傣、拉祜、佤、景颇、布朗、纳西、藏、阿昌和德昂等族主要分布在滇西、滇南、滇西北的广大地区。另外,各民族民住的立体分布也较明显。白、壮、回、纳西等族多居于平坝;傣、阿昌居于低热河谷;彝、哈尼、拉祜、佤、景颇、布朗、瑶、德昂多居于半山区;苗族多居于高寒山区;藏和普米居于滇西北高原;傈僳、怒族和独龙族则分布在怒江、独龙江两侧的山区。

彝族、哈尼族、壮族、苗族等15个跨界民族。其中,彝族、哈尼族、壮族、苗族、瑶族、布依族等主要分布在云南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和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与越南相接;傣族和布朗族主要分布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拉祜族和佤族主要分布在思茅市和临沧市,景颇族和德昂族主要分布在德宏景颇族傣族自治州,傈僳族、怒族、独龙族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与缅甸相连。这15个跨界民族的总人口约1000万,其中有10%直接分布在8个边境州()25个边境县的近1万个边境乡村,并占当地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二)宗教

云南复杂多样的生态环境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各民族形态繁杂的物质生活及其生产方式,孕育了分别属于云南各民族的信仰内容、形式不同的各种原始宗教, 接受了各种传入宗教。云南宗教派别齐全,各种宗教交叉存在形成了多元、多层次的宗教文化。云南是中国宗教类型最多、分布?最广、宗教信仰颇具特色的省份,世界五大宗教都有广泛传播,其中佛教(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道教以及少数民族的自然崇拜等在云南省均有传播而且影响较大。云南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26个民族都有宗教信仰,除回族只信仰伊斯兰教外,其他民族的成员分别信仰两种或多种宗教。有信徒340余万人(不包含汉传佛教和原始宗教信徒),?占全省人口总数的8.4%,其中少数民族信徒达90%以上,有宗教活动场所4789座(处),宗教教职人员9000余人,爱国宗教团体96个。[1]

二、存在问题

(一)民族与宗教问题相交织,信仰和风俗的差异性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的纠纷和冲突对社会稳定造成影响

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相异的风俗习惯,如:云南少数民族多信仰万物有灵的原始多神教,认为世间的万物都有鬼魂,相信万物有灵,灵魂不灭。而佛教(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信徒强调前世因果、生死轮回,基督教信徒笃信基督,伊斯兰教徒则信真主。佛教忌杀生,伊斯兰教徒不食猪肉等。

在云南,宗教和民族问题已成为交织在一起的比较敏感的社会现象,因宗教信仰的差异和风俗习惯的不同导致的冲突时有发生,有的地方甚至成为了民族地区不稳定因素的主要表现。同时,由于各地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资源的紧缺,因争夺水源、土地、山林等引发的纠纷不断,君对云南民族地区的社会稳定造成一定的影响。

(二)敌对势力利用宗教传播进行的渗透和破坏活动对社会稳定造成影响

1、渗透和破坏的方式

高科技的发展使得交通和通讯变得如此便利,宗教的传播也有了更为便捷的方式,如:利用广播电视进行“空中传教”,在一些国家的卫星电视节目中,专有设有针对我国的汉语和多种少数民族语言的固定传教节目;利用来华旅游机会进行“旅游布道”;利用与我国进行经济、贸易、技术合作之便进行传教活动;利用互联网,进行高速、大面积的传教。据统计,互联网上共有宗教网站3000多个,宗教网页70多万个,其中,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中文网站约有1000多个。而一些反华敌对分子往往利用这些宗教传播的渠道和途径进行渗透、开展破坏活动:一些宗教组织的电台中甚至使用汉语广播直接传达宗教指令,操纵我国的地下宗教势力;非法在我国内地举办神学班、地下神学学校;捐资非法修建宗教活动场所;利用文化、教育和学术交流的途径进行传教活动。特别是目前云南省一些少数民族基督教和天主教会和境外宗教团体和传教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反华敌对分子往往通过这一途径直接开展渗透和破坏活动。

2、渗透的选择对象

由于历史原因及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一些经济落后,发展缓慢的少数民族(如景颇族、独龙族)地区社会和经济发展中存在生产力水平低、贫困程度深、教育落后、劳动者整体素质不高、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滞后、发展差距拉大、生活环境恶劣、居住条件较差、看病难问题突出、毒品和艾滋病危害严重、境外宗教势力渗透严重等问题,西方列强和敌对势力往往把这些地区作为通过宗教渗透进行肢解、分裂我国的突破口。

3、渗透的特点

敌对势力利用宗教传播途径进行的渗透和破坏活动常常以“政教分离”作幌子,使宗教渗透更具隐蔽性和复杂性;以高新科技作手段,使宗教渗透更具广泛性和快捷性,隐蔽化、系统化,欺骗性更强;以人权保护为由从外部施压,使宗教渗透更具煽动性和欺骗性;以华人为骨干向华传教,宗教传播的本土化使宗教渗透更有地方性和适应性;以经济一体化、社会多极化作背景,使宗教渗透呈现出多样性和新异性。

4、渗透的目的

反华敌对势力通过宗教渗透宣扬西方价值观念,煽动宗教狂热,鼓吹宗教极端主义,弱化国家政治认同;利用宗教作为渗透的工具,打着宗教旗号颠覆我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制造民族隔阂,削弱中华民族凝聚力,破坏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在我国境内建立宗教组织和活动据点、发展教徒,扶持地下宗教势力,企图控制我国的宗教团体和干预我国的宗教事务;邪教借机传播,影响国家政治稳定。目前宗教渗透已成为反华敌对势力对我国政治渗透的重要手段,宗教渗透已全面冲击我国的政治安全。反华敌对势力渗透的实质是要破坏我国统一的事业,控制我国的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最终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

(三)反华敌对势力利用跨界民族制造分裂

所谓跨界民族,就是在相邻的国家间跨国界而居的同一民族。国家之间的疆界与民族的地域分界线是不一致的,跨界民族是民族历史发展和近现代国际政治作用的产物。跨界民族问题是当代国际政治中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也是边疆民族工作中必须高度重视并进行深入研究的问题。

以民族自治与分离运动为其主要表现的世界民族主义的快速发展使得民族扩张主义与泛民族主义成为了破坏世界稳定的重要因素。目前,影响我国的泛民族主义思潮主要有泛突厥主义(大土耳其主义)、大哈萨克主义、大蒙古主义、“藏独”、三蒙统一思潮等,并在我国边疆地区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我国有以泛突厥主义为理论基础的东突民族分裂组织50多个,宣扬内蒙古独立三蒙统一的蒙独分裂组织30多个。境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结,由境外组织策划,境内具体实施,在周密的指挥动员系统指挥下首先挑起事端,采用暴力手段把事态扩大,利用网络、报纸、电视等先进通信手段,进行造谣,煽动,欺骗,以聚集必要的反动力量,极力挑起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煽动极端民族情绪,制造民族冲突和民族仇恨,与国外的一些政府或敌对组织密切联系,企图借助外部势力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分裂祖国。如:200975日发生的“新疆7.5恐怖暴力事件”,就是由在境外的“三股势力”精心组织,热比娅等人通过世维会一手策划旨在破坏社会稳定,分裂国家的恶性事件。

尽管云南目前尚未发生此类事件,但云南漫长的国境线,与缅甸、老挝、越南接壤,有15个民族跨境而居,众多的跨界民族,境内外敌对势力的猖獗,无疑应引起我们对跨境民族问题的高度重视。

三、对策和建议

(一)促进经济发展,相互尊重,加强团结

云南省集山区省、少数民族大省、经济落后省份为一体,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差,特别民族地区无支柱产业开发困难大,上级列项扶持的经费有限,投入与需求差距大,制约了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云南省8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下辖的58个县(区、市)和20个市辖少数民族自治县(区、市),共78个少数民族自治地方。据2006年云南省农村贫困监测结果显示: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绝对贫困人口规模为146.8万人,绝对贫困发生率为8.0%,比全省高1.6个百分点。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绝对贫困人口占全省农村绝对贫困人口的比重达65.1%。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的78个县,有56个县属于扶贫重点县,占少数民族地区总县数的71.8%。云南省80个扶贫重点县中,70%的县属于少数民族扶贫重点县。2006年,56个少数民族扶贫重点县农村绝对贫困人口128.9万人,占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绝对贫困人口规模的87.8%,占全省80个扶贫重点县农村绝对贫困人口规模的64.1%他们居住在不避风雨、不避寒的茅草房、杈杈房、木楞房里,有些地方甚至未能解决饮水困难。少数民族地区不但贫困面大,贫困程度也深,脱贫的难度很大。一方面,在此情况下,人均资源少,山林、土地、水源等矛盾纠纷往往成为影响民族团结稳定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经济文化发展的滞后,与内地和其它地区甚至邻国形成的巨大反差,使一些跨界民族干部群众产生了紧迫感、危机感,甚至是失落感,少数跨界民族群众由此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产生怀疑,国际敌对势力和民族分裂势力也就此挑拨民族关系,煽动民族分裂情绪。

可见,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关系到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关系到我国和平崛起的完整性。对于多民族国家来说,经济社会的发展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基础条件。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实现加快经济社会发展,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加快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加大促进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力度,快速改变民族地区的落后状况,是维护民族团结和反渗透的治本之策。故,强化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科技投入力度,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科技事业的援助和扶持,按照资源共享、联动发展的原则,建设适合少数民族地区自然资源特点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研究基地、科技示范工程和推广应用项目,大力培养和引进技术人才,充分利用科技人员和高新技术,开发独具特色的云南产业,将其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大幅度提升少数民族地区生产力水平,有效地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科技事业发展迅速,有力地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加快云南边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增强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的优越感和国家意识。

(二)强化宗教事务管理

1、高度重视,强化正面宣传

要从战略上高度重视宗教渗透对我国宗教事务、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影响,有关部门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建立反渗透网络,扩大宣传教育,增强反渗透意识和抵制能力。在云南周边地区特别是民族武装组织控制地区,随处可以耳闻目睹西方文化的声音和影子,西方宗教组织资助的宗教寺庙、教堂及宗教书刊、影碟和其他宣传品等也到处可见。西方敌对势力正在建立和加强他们的宣传阵地,并通过这些阵地向我边民渗透,为其分裂、分化和颠覆活动作舆论准备。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边疆跨境民族地区中国政府的宣传设施很少,很少看到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我们的宣传和舆论阵地正在缩小,或者说正在被敌对势力占领。为此,针对边疆跨境民族地区和周边国家进行经济建设中要加强以和谐理念价值观为核心的正面宣传的力度,占领宣传阵地,及时匡正被敌对势力所误导的认识,防止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宣传开展渗透活动,为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创造改革稳定的环境。

3、完善我国宗教事务的管理法律和法规,

民族宗教管理的法律性、政策性很强,中央、国家有关部门要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尽快健全各项民族宗教法规,特别是要尽快出台《民族宗教法》,使民族宗教管理工作真正做到有法可依。

4、强化宗教管理

目前,信教群众日增,遍布城乡,已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特殊群众团体。渗透与反渗透,合法与非法的斗争日趋尖锐复杂,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然而,宗教基层管理机构不健全,并且人员十分匮乏,宗教基层管理部门的工作条件差,经费奇缺,宗教管理干部待遇低,不少基层干部不愿分管宗教工作,有些干部对党的宗教政策、有关宗教知识知之甚少,不知道如何管理,对宗教活动的违法违纪现象不敢大胆管理和严肃处理,放任自流,“不愿管,不会管,不敢管”的现象十分突出。

因此,健全机构,建设一支过硬的民族宗教基层管理队伍,强化宗教事务管理已是迫在眉睫。要注意把那些政治素质好、文化水平高,具有较强责任心和事业心的年富力强的同志充实到民族宗教管理队伍中来,健全机构的同时,还应注意理顺关系,特别是统战、民族宗教和公安部门之间的关系,要明确职责,分工合作,避免政出多门。

5、正确引导和发挥民间信仰的作用

实践已经证明,越是民族文化浓厚、民间信仰纯正的地方,外来宗教越难渗透,也越难存在。在抵御境外宗教势力渗透中,民间信仰始终发挥着潜在的主体作用,成为境外宗教势力渗透的主要阻力。我们必须以新的眼光来重新审视和评估民间信仰在抵御境外宗教势力渗透中的积极作用,充分利用民间信仰抵制宗教渗透。

(三)坚持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至上原则,高度重视和正确处理跨界民族问题

跨界民族同族之间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关系,同族同根、同风俗、同语言、同文化,自然互有认同感和亲近感。但跨界民族也容易把另一边的同胞当作自己精神和物质的后盾,并随时准备用这一优势保护自己,并为自己谋求利益,从而向世人昭示本集团与众不同的优势和力量,甚至还会以被分裂民族身份出现,举起民族统一的旗帜,希望和同胞一起建立自己的国家。所以跨界民族地区易于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搞乱、搞垮中国的一个入口。

故,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涉及民族问题的各种事件的处理,防止被敌对势力炒作利用,演变成大的事件。处理发生在各地涉及民族问题,要充分评估事件能不能被敌对势力所利用,是否会引发出严重后果?敌对势力往往利用先进设备,反复不间断的进行造谣蛊惑宣传,以达到破坏我们团结和稳定,分裂我们祖国的目的。我们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做到信息公开,信息准确和透明,不断用真实的信息揭露敌对势力虚假面目和凶恶的本质,对他们造谣污蔑的谎言坚决予以揭穿,凡是能造成社会不稳定,容易被敌对势力利用的事情,都要公布事实说明情况,以免群众受骗上当。

特别要注意的是:在处理涉及民族问题,特别是跨界民族的事件中,一定要坚持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至上原则。包括跨界民族在内的所有民族问题,都是一个国家的内政,都应由本国自行解决,要维护国家的主权,维持现有政治疆界,妥善处理两国跨界民族间以及两国间的关系,建立双边或多边合作机制,维护边疆的稳定。在多民族国家中,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之间,国家利益是至高无上的,任何单个民族的利益,都必须服从于国家的整体利益。

参考文献

1、马啸原着:《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M】,云南大学出版社,20001月版。

2、杨斌等:云南跨境民族问题与国家安全研究【J】,《云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04期、20030102

3、谢华:当代世界民族主义与中国国家安全【J】,《理论探索》,2003年第4

4、赵新居:民族问题复杂性之国际背景透视【J】,《新疆社科论坛》,2003年第1



[1] <<民族宗教与公安工作>>杨斌;陈曾福主编第68

@ 365bet在线网址_365bet开户娱乐_必赢365bet版权所有